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冯施诗新闻博客资讯网

然后把它雕出来

发布:admin04-23分类: 国际

  (文/尤练 视频/韩冲)韩寒执导的第二部电影《乘风破浪》于1月28日大年初一公映。电影《乘风破浪》讲述热血父子,与“正太帮”好兄弟一起饮酒高歌、惩恶扬善、携手制霸亭林镇的故事,邓超饰演“急速少年”徐太浪。对于这个像是韩寒自传式的角色,邓超半开玩笑表示:“他非要选全国最帅的一个人来演自己”,而后又说:“因为阿浪他是一个赛车手,他本身也是,这点贴合,当然这只是电影里面的一个部分而已”。

  电影里面阿浪和爸爸妈妈情感互动则是重头情绪。邓超读完剧本之后,曾经问过韩寒这个故事是为自己父亲所写的吗?当然,戏中很多情绪也是戳中邓超自己的痛点,演的时候,找到自己与阿浪的一种共通,但是另外一面就是逼着自己回忆“最难遗忘”。“我父亲去世的早,我来了后每天洋溢的那个情绪就在这儿顶着,你明白吗?我很多场戏是不能拍的,一拍就跟泄洪一样,就停不了”邓超说。

  《乘风破浪》首映当天,邓超参与映后交流再次提及于此,他说:“感觉这个电影就像是送给爸爸的一个礼物,我在演的时候,在备课的时候,在跟大家聊的时候,我好像有另外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做这些事情以及这一次表演的旅程。”

  网易新闻:这两年其实自己也在做导演,所以在看剧本的时候应该会有自己一定的标准在,《乘风破浪》这部电影契合了自己对于剧本什么样的一个标准?

  邓超:这个项目契合度太高了,你要说选择的话,我是一个喜欢人的人,你先选人吧,我觉得就是你觉得可以相信的人是比较重要的,相信的人,相信的团队,就是这样。我觉得韩寒就是一个值得相信的人。

  邓超:我应该是最早的。应该是拍完《分手大师》的时候就向我透露,其实那是一个起因。

  那次我也很感动,他也分文未取,那么拔刀相助,我的第一部导演作品,然后自己带着这个拉力赛车,那么贵的,将近1000万的拉力赛车就直接用车给运来了。我都不知道,因为他说那我就让剧组去找嘛,我说给韩寒找一个专业的拉力赛车。他说你不用找了我来吧。我就没有想到他把一个那么大的车用集装箱给运过来了,这个车其实就像我现在开的这个车是一模一样的。所以我觉得像?

  网易新闻:对于外界来说,以为韩寒的第二部导演作品应该是他的作品改编,没有想到居然是一个全新故事。

  邓超:我也是跟你想的以为,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也以为是《三重门》或者是《天空制造》,但是不是。他说这个是我最想拍的。

  邓超:但是他也很傲娇,他说像我这么聪明的人,我一般在做一个事情的时候,想到的另一个事情,那个另一个事情是更值得做的,我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是假的。

  邓超:我觉得是一个非常清楚的。所以虽然大家看到从制作到,感觉很快,但其实是提前做了非常多的事情。我们见面的时候,他整个剧本,包括他说你想看还是想听?我说那听挺好的,我也没听过剧本。

  邓超:对呀,就像睡前故事一样,他把括弧里标点符号、感叹号都要给我讲出来,讲的非常,讲了三个小时,一口水都没喝,这也是蛮奇葩的一个事情。韩寒导演,一口水未喝,然后他讲到情到深处的时候,你等一下,把手机拿出来,调调,这个时候音乐,背景音乐是这个。而且那个音乐是已经做好了的,所以这就是前期的一些准备。就像说的很多特效已经提前做了,车,包括车系,因为我们有四个组,我们有拍车的,拍动作的,拍狗的。

  邓超:到剧情正戏的。所以,当然我选择是有标准的,我觉得有的时候你可能做完演员更刁一点也可能,因为你不了解那么多的事情,但是做完导演之后你肯定了解的更多,了解一个项目的诞生,一个项目的去向,就是你会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一个项目。

  邓超:他就非得让一个,他要选全国最帅的一个人来演自己,所以选到我的时候我也比较,我看了看他,曾经的谢霆锋已经变成了……

  网易新闻:自己是他的唯一人选吗?还是他选了许多“徐太浪”之后才选到的自己?

  网易新闻:所以刚才那个说法准确吗?就是可能这部电影自己演的这个角色就是曾经的韩寒导演?

  邓超:我觉得有一些吧,因为像阿浪,而且他是一个,而且第一次在中国电影里出现这样一个竞技赛车,我觉得本身也是一个,当然那只是我们电影里的一部分,很小的一部分,就是有这样场面的一个赛车的描述,就是中国拉力赛车的这样一个,包括拍摄的难度。因为除了他之外,我很荣幸,他一直做我的替身。

  邓超:不是所有,我比较荣幸,当然我都看不上他。因为有一个更厉害的,那个名字到时候你帮我查一下,就是007和《速度与激情》的,专门帮他们开车的一位英国的车手,你都不知道?哇,这个信息量太少了。他去,很多车手都来膜拜,就是帮我开车的时候,都是慕名来膜拜,就是世锦赛冠军,拿了无数届,就是在有什么弯,全世界只有他能过的那种,就是在他们赛车的领域,然后我看了那个素材之后,我也很,看得我浑身,就在山顶,就是悬崖上那样漂移,太可怕了。

  邓超:当然会,因为这个赛车上他应该说是当之无愧的,因为他本身也不是玩票的,他本身就是在赛车手里面也算是几届冠军,而且是拿的冠军豪华是最多的,所以当然是会有。包括我们也会有专业的赛车教练来帮我训练。因为这个起码你不能让大家在开车这个上面有吐槽吧,有槽点。当然可能普通观众看不太出来。然后我一开会觉得,我曾经很多演的车是错的,因为那样肯定会翻的,就是那样打方向,怎么校正,包括打换挡,就像有音乐节奏一样。

  网易新闻:韩寒导演有跟自己讲些他曾经的故事,让自己更好的进入这个角色吗?

  邓超:我们当然有聊。我们有聊很多,当然这次我们非常顺,我也会写很多人物的小传,包括很多可行性的一些台词,或者说,都会头一天,或者前几天在重场戏之前,包括我也会问他很多问题,就像你刚才的问题,我说是不是你,有的是我,有的不是我,有的时候是他,那个人他曾经怎么样怎么样。

  因为你知道一个人物他的滋生可能来源于很多方向,或者说他有很多“父母”。因为他所经历的,或者他所呈现的,他所承载的,他会,太多了。所以你说你理解的那个故事,但现在我又很痒,又很想说,但是又不太让剧透。

  网易新闻:跟自己讲了什么故事,就是让自己觉得一定要把这个角色这个点演好?

  网易新闻:因为韩寒导演有一个习惯,就是他可能不太爱写剧本,他之前说他自己不太爱写剧本,反而就是拍摄的时候顺拍比较好。比如说按照分镜头,然后演员情绪带到了,这部电影也是这样拍下来的吗?

  邓超:差不多,差不多。当然就是因为有些动作和技术,但其实差不多是按照一个顺拍的方式。包括最后也是,他开了一次很危险的车,就是他坐在副驾驶,然后把车开动,然后我和摄影师坐在后面,我是双手绑着的,双手绑着,我要表现从后排蹿到前面,控制一个无人驾驶的车,但那个车真的他只用一个左脚,然后摄影机在拍前面,然后手是这样把方向盘,就是你不穿帮,就像一个没有人行驶,你在后面拍就像一个没有人行驶,但是他是坐在副驾驶,然后一个腿,左腿过去。

  比如桑塔纳,他是这个排挡,挂挡的车,他是这样开。我就坐在后面,然后开起来之后他就放掉,我要从这样的时候过去,而且时速很快哦。我说你TMD就是最后让我演个这么危险的镜头。因为他老是说这个容易毁容的呀,危险的。

  邓超:对,所以就是,当然是很刺激了,我也觉得很刺激。当然就像他帮我开了很多车一样,因为他也知道,他在车上我们很安全,因为对他的那个信任,包括试酒瓶啊,试我们那个翻滚的车,他都会先帮我们试,就不用说的,他都不是让工作人员,他是自己上去。

  邓超:差别不啊大,只是篇幅的浓缩,包括精华的调整,然后哪些话,就是你开始肯定是相对比较泛的,比较泛的,台词也比较泛,剧情也比较泛,你会去到很多地方或者怎么样,但是你后来其实做减法,其实是在做减法,包括最后减了时间,我觉得听到这个时间也是在做减法。我觉得先把范围做出来,他是一个碰撞型的,因为我也是不睡觉,然后每天要,这个事真的不行,然后我就会给他发很长很长的语音,很长很长的文字。包括我也会给他法,可能这首歌可能比较合适,他就发回来,我也选,我把这首歌买了。

  邓超:当然,当然我是完全来到,《乘风破浪》我是要尊重他,然后去跟他一起碰那个火花,就是你有导演意识的时候,你也是要轻轻的去敲门,去碰撞,我觉得你得在演员上面彻底的信任,我觉得那个信任很重要。而且其实也是我在追求的。就是当你有了导演思维之后,你会去相互干扰,但其实也是相互帮衬。所以就是,是一个好事,是一个好事。

  邓超:对,他非常善用文字,而且你得知道,在一个这样的氛围下,在一个这样的电影里面,比如它是一个韩寒式的。或者说你有时候你会在想,它是一个《后会无期》吗?但后来一看,其实不是,完全不是。它是通过一个阿浪的视野这样走的一个故事,它不像他的小说,但它有他的气质吗?有的。所以我觉得这也是碰撞的好玩的地方,比如你在说到他擅长的那个地方,但我可能不擅长,但是我们就得聊一个,那好吧,那个比较舒服。

  邓超:也不是门外汉,我觉得他有他独特的地方,就像他说的,他有他喜剧的厉害的地方,确实是这样。

  邓超:我当然会给。因为你经验多了之后,你很多时候要扔掉的,你不能背着那么大的一个包袱进来,就像那个圣诞礼物一样,其实很多是用不上的,就是你来《乘风破浪》是用不上的。你要细细的把自己变成那股水,那一滩水,特别纯特别白的那滩水,然后用《乘风破浪》的容器去装,然后一点点的雕琢是跟对手跟导演,跟整个团队的,然后把它雕出来。

  因为我说的信任很重要,因为很多时候你是不信任,或者说,嗯,好像我这个比你那个好,所以我觉得应该,大家去在平台上做一个这样的事情和努力。

  网易新闻:大家也说,这部电影还是属于韩寒气质的一个电影,你最初觉得它是什么气质,这部电影又符合了他哪些气质,会有一个颠覆吗?

  邓超:我觉得会有很大的不同吧。因为我觉得可能会不太韩寒。我觉得《后会无期》挺韩寒的。

  网易新闻:这里面还会讲很多鸡汤式的吗?因为《后会无期》讲了很多鸡汤式的东西。

  邓超:我觉得那个比较像韩寒,是因为它那个像散文一样,宿命感,片段式,就像那个飘零叶一样,这个不是,这个是非常缜密的,这个是,这个真的要演,要顺着来。就是你,可能我就是观众,观众也是阿浪,就是你时刻是,时刻发生的东西就是活生生活生生,而且每个衔接就是活生生活生生的,它不好用散文式的衔接。

  邓超:我觉得这个情绪不用提,我们也一直没有,我曾经问过韩寒,我说你是为父亲写的这个故事吗?因为一下戳中了我最大的点就是这个,因为我父亲去世的早,所以我来了之后每天洋溢的那个情绪就是,这儿是顶着的你明白吗,我拍很多场戏是不能拍的,一拍就跟泄洪一样,就停不了。说不上来,一拍就,我满处的神经就是那时候。但是你又得非常客观理智的就是,你不要把自己的情绪放进去,那是不对的,你要把阿浪的情绪放正确,是妈妈,然后妈妈是什么样的一个状况。所以我觉得这就是这个戏囊括的太多了,太多太多。

  网易新闻:所以表面上我们看可能阿浪这个角色是韩寒,其实也带有你自己一部分的故事在里面?

  邓超:我不会带有我自己的,带我自己就是不合格的,只是阿浪,就是我会认真,就像我做一个功课一样,就像实验室里,这些化学制剂,多少克的钠,多少克的碘,这些东西是非常要细分的。用自己的情感一直演戏是不可以的,也是邓超不允许的。我有这样的生命体验,但是不对,那是我的,那是我的。

  邓超:早就发现了,我很早就说这个话,很早很早,早到我都忘记是哪年。就像我,我为什么说辛小丰,辛小丰要去厦门住在那样一个地方,为什么要不出来,不说话?一样的。就像我刚拍了的《城市之光》也是,因为你就得替那个角色去承受那些,就是你就得进到那个里面。但是你自己不是完人,你也有自己那么多那么忙的事情,事务性的,家庭,方方面面等等。就是有的时候你得非常残酷和决绝的斩断自己那些情绪上的那些想念啊,那些东西。

  所以有的时候是不疯魔不成活的,又是非常理智的邓超来干这个事情,但又是一个非常疯魔的事情。其实非常理智,你去干这个,你所有干出来的,夸张的事情,多少疯魔的事情,你在那泣不成声,都是一个理智的邓超在那,好,在这样再这样OK,好好,不要过了。看着第二个自己在那做这个事儿,是明确的。但是第二个自己是一个用全身的触感去触摸阿浪,去,我见到爸妈了,我是一个赛车手,是一个什么样的,啪啪啪,我推挡位的时候,我手上的茧是什么样,式那样的。

  我一直踩油门的脚,跟邓超是不一样的,习惯动作各方面,我得在那个套子里面活着,那样的情感里面活着。跟女人,真是没事儿就飞吻,哎,晚上约一下?

  邓超:为什么?怎么会是对手呢?不会是对手的。我觉得其实,我早就过了那些当对手的日子,我觉得这个很重要。

  邓超:其实你从小就会吗,我们的教育很多时候从小就是,貌似好像,貌似第一名就是你的对手,你考试前三,哇,前三都不满足,或者你考了前十。所以我就希望我的孩子未来就是十几名就挺好的,你明白吗。就是我们好像总是有无形的对手,或者你的邻居或者怎么样,或者你的亲戚。NO、no,一点都没有自己,我觉得活自己很重要。我特别希望韩寒活得特好,活得特精彩。

  邓超:不是,我指的是生活,就是身体也好,然后也很开心,家庭也好。然后我希望每个人都是这样,特别是娱乐圈展示的是一个非常热闹,非常正能量的一个气氛,就是不是对手,不是所有人都是对手,我们都是奥运会,我们连奥运会都不是。奥运会你在100米的时候还真的是还蛮残酷的,四年一次,然后所有人抖一抖,砰,一拉,你7秒我9秒,我输了,那还蛮残酷的,一二三名,然后好像别人站不上那个领奖台。

  但我们这儿,哇,他可以当导演,我也可以当导演,我都可以当导演了,亲爱的网友们,韩寒都可以当导演了。要这样想,我觉得生命是灿烂的。他激励了多少年轻人,比如说就像刚刚有什么80后迷妹,你给了多少人造梦,去看他的小说,他的小说也给你梦,或者别人看我演戏,有那么多人喜欢邓超,哇,好高兴啊。甚至有的人玩微博,微博里面你给那么多人点赞,哇,被点到赞了,我觉得我们更多应该做这种事情,就是做更多自己喜欢的事情。

  比如说电影是韩寒喜欢的事情,他愿意做,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事情,所以没有什么,只有了这样一些朋友,我觉得这个才会做得更好。我也是这样。

  邓超:我其实原来觉得也,我也觉得,哇,我觉得很崇拜,我也会有很多我的偶像,喜欢的导演,我看他们拍的片子。因为我们拉片也多嘛,你明白吗,而且我们最爱看全世界最好的导演,门槛也高,然后就觉得,哇,天哪。后来我觉得其实艺术没有分别心的,我觉得艺术其实有分别心是蛮可怕的一个事情。就是艺术会有级别之分我就觉得挺可怕的,就是对不起,我始终说我是个小学生,我是门槛很低的,我没有接受过专业的院校训练,我也没有在几代,我有什么样的爸妈是让我在这样一个艺术的艺术经验里浸泡着,也没有,我是第几代,没有。也没有在片场长大,我的门槛是很低。

  但是我觉得难道学生,比如学生作业就不是作品吗?也是的,所以我就这样,我很自在,我没有对手,我的对手是我自己。然后,也希望大家把这个门槛降低一点,你也可以拿16毫米,或者你拿着摄像机就可以出去拍了。因为就想艺术本身是展示人的各种生活,各种情绪,是浓缩的一个盒子,就像我们在舞台上,舞台剧,我那么喜欢舞台剧一样,它是一个人生的浓缩的一个镜子。

  但是其实生活远远比艺术更精彩,所以就是这样。所以我现在看他们比来比去,也挺不好的,没有什么比的,每个人都不一样,每个生命个体都不一样,每个故事造的梦都不一样,怎么比呢?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